附近几十平方公里的区域里
2020-06-13 10:42
来源:未知
点击数:           

20分钟后,在嘈杂的叫喊声中,钟明发现自己的老板刘兴财趴在50米外的倒场入口,已经没了呼吸,他的身上还留有明显的车轮印。事发后,倒场关闭了所有灯光,所有运渣车也不见了踪影。这样的倒场大多涉嫌违法,为躲着城管和扬尘办的检查,他们的工作都是在深夜进行,并以5毛连号钞票作为“门票”等方式,让运渣车对号进场。

“附近几十平方公里的区域里,藏着10多个大小倒场。”李响告诉记者,自己尽管挂靠在成都某运输公司名下,但很多时候没有办理渣土运输证。想要多挣钱,就只能私下联系倒场,以“买票”的方式进场。

一辆运渣车从工地出来,领上几百元装载费。扣除门票钱、油耗和车损,一趟下来赚几十元。随着今年4月起运渣车密闭运输,每车拉的渣土数量减少,倒场也因此出现不同级别。

警方回应

月1日凌晨零时,位于成都城南牧华路附近的一个运渣车倒场里,已经在此工作了一周的装载机驾驶员钟明点了支烟,和同事们摆起龙门阵。

李响介绍,通常的操作模式是这样:倒场主在银行取出200到300张连号的5毛钱钞票,以一张240元到300元不等的价格卖给运渣车队。“一般300元的倒场正规些,不怕查。卖价越便宜越有问题,可能就是强占一块庄稼地。”

(涉及案件侦破及应个人要求,钟明、徐欢、李响均为化名)

“这里就是庄稼地”

“这里根本不是倒场,以前是庄稼地!”附近的居民陈女士告诉记者,所谓的倒场只是一些人乘夜组织运渣车和装载机,找块空地就开工。昨日,记者就此说法向出事地所属的一心村社区求证,该社区一名工作人员说,这块地确实是社区生产队的公用地,“但现在的用途就不晓得了。”

事发

仍在追查肇事车

涉嫌非法

“经过尸检,死者尸表上有碾压痕迹,初步断定是车辆碾压致死。”办案民警透露,肇事车辆逃逸,目前警方已经刑事立案,正在积极调查中。

据另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装载机驾驶员称,这个倒场涉嫌非法营运。“我们都是刘兴财通知过来的,他和倒场场主徐欢是合作关系。”该装载机驾驶员称,以前也在徐欢负责的另外一处倒场工作过,环境和此次出事倒场类似,“一旦遭遇城管检查,就会喊我们立即停工。每趟收运渣车的钱,也比正规倒场少几十元。”

[page title= subtitle=]

监管困难,举报者少

12月4日中午,记者前往事发现场。倾倒一半面积的倒场已经停止作业,刘兴财死亡处放置了纸钱、香蜡等物品。地面上,可以清楚地看到两个深陷在土里的手印。从死亡地点往倒场一侧,有两道运渣车的车轮印。

非法倒渣,一次能省几十元

最高级的是正规倒场,运渣车按运输线路运营,有安保人员和灯光;二等倒场收费低,但占地是否合法存疑,现场作业安全隐患很大;第三类倒场,则是运渣车司机自行开发的——运到没人的路边,把车厢打开随意倾斜,几分钟就可完成倾倒。

捏着5毛“门票”的运渣车司机,从工地出来后到达倒场,守门人收票对编号,对上了就可以进去倒。“这样可以杜绝运渣车在倒场间乱倒的情况。”李响说。

今年10月15日晚上9点过,运渣车司机杨公政,在踏水村找到一处废弃工地作为“第三类倒场”,开始乱倒渣土。这次,他被守门人员刘光云逮了个正着。慌张中,他驾车转弯逃离,把刘光云碾在车下,使其当场殒命。事发后他逃逸被捕,成为成都首例运渣车酿事故致人死亡案件。

所有倒场中第三类最让人防不胜防,因为乱倒渣土,在最近一个月,城东的银杏大道也受到影响。11月以来,银杏大道上累计倾倒的渣土总量达到了2000吨。昨日中午,记者在现场看到,这条以银杏为名的环线主干道,已经成了“黄土路”,大量的渣土堆积在公交车专用道上,公交车甚至无法靠近路边的十洪站台。

“这些倒场随意性大,我们监管起来也有难度。”高新区管局执法大队相关负责人说,城管部门甚至设置了举报渣土乱倾倒热线和线索奖,但举报者寥寥。

“我们希望尽快找到肇事者,让他承担责任。”张翔琼说。

“我想通知刘叔的老婆张翔琼,但也被制止了。”钟明说,直到凌晨4点,警方赶到现场进行勘察后,他才作为目击者之一,跟随民警前往张翔琼家中。

“开运渣车的人大都不会只选择最好的倒场,毕竟有个成本问题。”同样在这一片区找活的运渣车司机李响,对这类倒场的运作更为了解。李响说,3种级别的倒场司机们都会去,“区别只在于哪种倒场去的频率高而已。”

成都渣土倒场从何而来,背后有着怎样的利益链条?华西都市报记者就此展开调查。

现场一片漆黑。靠着远处几台装载机的灯光,钟明发现倒场内原有的六七辆运渣车,全部不见了踪影。他想打电话报警,但被倒场的一名负责人徐欢制止:“徐欢说已经报了警和报了120,一切等警方来处理。”

运渣车碾人逃逸

渣土倒场

“出事的倒场,距离刘叔的家很近,翻过一条小路就到,也就200米远。”尽管是老板和员工关系,钟明更喜欢叫刘兴财为刘叔。

调查

困局

11月中旬起,刘兴财领着3名装载机驾驶员在牧华路附近的无名倒场作业。出事当晚在工作了4个多小时后,他招呼手下驾驶员到倒场外休息一下,自己则站在场内和负责人交谈。12月1日凌晨零时20分左右,一名倒场工作人员告诉钟明等人,说有人被碾死了。“我们跑过去一看,发现刘叔趴在地上,上半身全是血。”

12月1日凌晨,装载机驾驶员钟明的老板刘兴财在成都城南牧华路附近的一个运渣车倒场里被运渣车碾死。出事后,现场的多辆运渣车纷纷撤离。据了解,该倒场并非正规倾倒渣土的场地,涉嫌非法营运。经记者调查,成都“黑”倒场被逐渐揭开面纱。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deko-china.cn广东省梅州市阅杖贸易有限公司 - www.deko-china.cn版权所有